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资讯 » 互联网+ » 正文

长沙侦破网络招嫖案:仿O2O模式全国派单还敲诈抢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2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谭君  浏览次数:909
核心提示:长沙侦破网络招嫖平台案:仿O2O模式,全国派单还敲诈抢劫  这是一个组织架构明晰,流水线作业、高科技智能化的犯罪团伙。他们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寻找猎物,利用虚拟定位软件在繁华地带发布色诱信息,引诱招嫖人,让专业化聊单手与招嫖人
 长沙侦破网络招嫖平台案:仿O2O模式,全国派单还敲诈抢劫

  这是一个组织架构明晰,流水线作业、高科技智能化的犯罪团伙。他们通过微信“附近的人”寻找“猎物”,利用虚拟定位软件在繁华地带发布色诱信息,引诱招嫖人,让专业化“聊单手”与招嫖人谈妥价格和交易地点,再模仿网约车运营模式向各地卖淫组“派单”,由“马仔”、“车手”送“小姐”与招嫖人见面,“马仔”先收取嫖资,后以追加支付“买钟钱”、“出台费”和“车费”为由,采取语言威胁,恐吓、殴打等方式,强迫招嫖人支付钱款,抢走招嫖人的随身财物。

  案件涉及包括北京、上海、广东在内的8省12地市。

  近日,澎湃新闻从“10.08”涉恶涉黄网络犯罪团伙案专案组获悉,长沙警方成功侦破公安部督办涉恶涉黄网络犯罪团伙案,相继抓获犯罪嫌疑人187名,捣毁作案平台2个、工作室5个及扣押作案工具电脑30余台、手机800余台。

  警方向媒体出示招嫖人员的微信截屏,所谓“聊手”清一色的美女头像。 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图

  网络招嫖O2O:专业聊手做单,失足女待命跑单

  “犯罪份子觉得失足女来钱快,就盯上她们抢劫。在出现一次失足女被反抢的事件后,她们做了两件事,一是抱团,两三个‘志同道合’的失足女组成一个小团体,彼此照应,二是招募‘护嫖’人员,以确保其嫖资和人身安全。”专案组民警、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李伟说。

  “护嫖”这一行当的出现时间亦不确切,但自出现后,便扎根下来,并成为卖淫团伙的“标配”。失足女之外的护嫖小组一般由2-3人组成,一名司机和一二名年轻男子。他们操作的流程是:由护嫖人员跟随失足女一同进入客人房间,或者由失足女先进入房间再叫护嫖人员上来,要求客人先支付嫖资才进行性服务。待客人交完钱,护嫖人员又进一步提出再给几百元,理由包括“这么大半夜给您送服务过来,给点车马费”、“我们都是平台派单的,要交平台费”、“这是会所带出来的小姐,要给买钟费”。按照卖淫团伙的规则,护嫖人员收取大约为嫖资30%的“小费”。

  11月28日,澎湃新闻在长沙市看守所采访在长沙城区落网的卖淫团伙男头目沈某,他介绍,给卖淫女配备男“服务员”作为护嫖人员,并非他的首创,而是这个行业的“传统”,“一直就有”。

  卖淫女微信里真正的“附近的人”,已然不能满足其对“客户”的需求量。与此同时,网络的另一端,出现了“专业招嫖”的聊单手团伙。

  在“10.08”案中,专案组民警在贵州抓获了色情平台头目赵某进。“他手下五六个人负责聊单,每人一台手机,每天下午来上班时,每人发一个新的微信号。这些聊单手清一色是男的。”李伟介绍,在“10.08”案的犯罪组织架构中,赵某进是平台级的团伙,处于犯罪的顶层,因为他们解决了“需求侧”的问题。

  赵某进的平台在拥有两个技术手段和专业聊手团队后,以出色的招嫖“业绩”,成功捆绑了像长沙杨某这样的本地团伙。

  在虚拟定位软件的帮助下,赵某进团伙可将微信位置定位在嫖客最容易出现的地方,实现位置穿越,模拟“附近的人”。聊天手加好友并谈定价格和交易地点,形成一个记载地址、价格、电话等信息的“订单”,再派送给嫖客所在城市的卖淫团伙。案发前,与赵某进合作的城市除长沙外,还有武汉。

  失足女赵某告诉澎湃新闻,她们自己不添好友,由本地老板派单给她去做,按照约定地址,由司机开车来接她去服务地点。

  “通过平台,他们线上预约,线下交易,实现了网络招嫖的O2O。”专案组民警、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胡宣说。

  平台团伙的另一个重磅手段,是批量微信加好友。“一台手机只能随时切换两个微信,而且频繁添加附近的人,容易被腾讯封号。”李伟说,为此,平台规定,聊单手一个微信最多用一天,平台统一从网上批量购买微信号,每天发新。这些微信号都是包装好的,按套购买,相册内有十来张诱人的美女图像供替换,有的还发过几条颇有生活气息的朋友圈。微信号价格随腾讯公司的管制浮动,正常价是20元/套,管制严格时60元/套。

  专案组民警介绍,色情团伙认为这些成本投入是值得的,一来,一个微信号“阵亡”,马上有新号加入,不耽误添加“附近的人”;二来,他们已经充分研究了嫖客心理,知道他们打开微信发现总是同一个人添加好友容易警觉,“嫖客们也希望多翻几块牌子”。

  本地卖淫团伙做单越多,上游平台老板赚得越多。专案组成员、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刑侦大队中队长黄巍介绍,在招嫖组织架构中,团伙成员之间按嫖资分成,日结。一般一个800元的“单”,平台拿50%,地方卖淫团伙拿50%。平台在其50%中抽出10%返给聊天手,剩下的由其独享。

  “网络的开放性、虚拟性、隐蔽性,是打击这类犯罪的难点,公安机关需要投入更多警力、更长时间、更高技术、更大成本。”周习文说。

  招嫖平台O2O模式生成的“订单”,正待派单。“10.08”专案组供图

  招嫖“工厂”:自动加好友转“人工客服”,全国派单

  伴随着公安机关打击困难的,是网络招嫖平台愈发的猖獗。

  “公安机关在查处卖淫窝点时,深挖其背后的组织者,但我们很难从卖淫嫖娼人员提供的聊天工具等信息中获得有用线索。”李伟告诉澎湃新闻,“比如他说他的虚拟定位技术是在某个qq群购买的,但这个群只有一天的存活期,如果你今天被抓,没有跟进加新群,那么你就出局了,与他们断开了。”

  在“10.08”案获得公安部挂牌督办之前,长沙市公安局在今年4月已打掉一批网络招嫖犯罪团伙。可这仍不够震慑,“你打掉这一批,他们又会重新纠结一批人继续干。因为利润实在可观。”胡宣说,“从中尝到甜头的人越多,模仿的就越多,为之服务的技术也就越来越先进。”

  2018年年初,在东北,一个比贵州周某进团伙更大、更智能的网络招嫖平台,悄然出现。组织者叫徐某航。澎湃新闻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徐于2014年在伊春登记注册过寄卖行后又注销,2015年其在哈尔滨以60万注册了两家电器销售公司。

  11月28日,在长沙市守所,徐某航对澎湃新闻说,他此前是做二手车生意的,因为需要寻找客户,发掘了微信“附近的人”功能,加上他自己通过此方式接受过上门按摩服务,遂决定通过“附近的人”开发“上门按摩服务平台”。

  徐某航的平台以更先进的技术和更庞大的组织,集约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长沙等全国多个经济发达城市的嫖客客源,通过比上述赵某进更专业、精准的操作,一晚可最大量形成涉及多地城市的“订单”,然后派向所在地区的卖淫团伙。

  “现场摆着几百台手机,每台都插着充电线,所有手机与旁边的几十台电脑相连。这些手机每台装有14个微信号,每个微信号运行几分钟后自动切换下一个,每个微信号自动添加‘附近的人’,并自动发送招嫖信息,一旦受害人上钩,系统自动切换到专业聊手团队进一步洽谈,就像是电商的‘转人工客服’。”胡宣说。自动推送的招嫖图文信息简单直接,人工聊天则进行一番“讨价还价”。

  相比贵州周某进团伙的手动加好友,徐某航团伙极大提升了添加“附近的人”的效率,也加大了对嫖客(受害人)的“围猎”强度。“他们频繁推送美女图像,只要你微信‘附近的人’是开着的,几乎遇到的都是他们(平台)的人。”胡宣说。此外,徐某航引进技术人才,确保一台手机能同时切换14个微信。

  黄巍介绍,徐某航借助其强大平台,促使地方色情团伙之间互相竞争,做不好的被淘汰,做得好的则壮大。以沈某为首的长沙卖淫团伙为例,沈某下面常年保有约13个随机组合的护嫖小组,每个小组负责带一名小姐每晚在外转悠,随时待命,由沈某就近“派单”。

  11月28日,沈某对澎湃新闻说,如果没有徐某航的平台,他做不了单,“没有他那个技术”,如果上游平台休息,他们也只能放假。为增扩“订单”量,有时他们自己也会打开“附近的人”。”

  11月28日,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专案指挥部内,民警正在整理缴获的作案手机。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图

  重拳出击:“护嫖小组”的野心与覆灭

  对于一个嫖客(受害人)来说,有一个细节,透露着这种O2O模式隐含的玄机和危险。

  12月28日,澎湃新闻在专案组查获的作案手机中发现,在受害人与失足女已经达成交易意向后,“美女”仍要求受害人提供手机号码。有的被害人拒绝提供,“美女”便不再搭话。为何费尽心思招揽的客户,仅因不提供手机号就放弃?不是有微信吗?“这正是此平台流水线作案的特征。微信号由平台操控,不掌握在失足女手上,失足女和护嫖人员只有进一步交流手机号,才能确保接触到被害人。”胡宣介绍。

  长沙卖淫团伙头目沈某说,他们也偶尔遭遇“水单”。“没有电话号码,或者电话号码联系不上,只好空跑一趟。”为了确保不跑空,澎湃新闻发现,有的聊天中,聊手甚至要求受害人将其房卡拍下展示,而有的受害人真的照做。

  然而,色情团伙在竭力规避所有风险时,却低估了另一个重要因素——护嫖人员的欲望,加剧了他们非法敛财的暴力性,一旦招嫖人拒绝支付“买钟费”、“出台费”和“车费”,就会实施抢劫、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

  “地方卖淫团伙分得嫖资的50%,其中30%给失足女,她是核心,15%归地方老板,留给护嫖小组的仅5%。”专案组民警胡紫星说。胡原本是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打击传统侵财犯罪小组成员,但在“10.08”案中,传统犯罪与新型网络犯罪实现“合流”,他因此加入。

  “案发前,面对在支付嫖资之后‘服务员’仍额外索要,作为受害人的嫖客会认为,大头已出,不管嫖不嫖,认栽,继续给钱以息事宁人,并不会因此报警。”胡紫星说。但是,当嫖客不报案的心理被吃透,索要钱财又多次得逞之后,护嫖人员的胃口也被进一步撑大。“他们会想,你们轻松躺着挣几百块上千,我为什么只能拿几十块。”胡紫星说,欲望膨胀之下,护嫖人员卷入了明目张胆的传统型犯罪——抢劫、敲诈、伤害等等。实际上,加入护嫖组织的人,很多曾有吸毒、寻衅滋事等案底。

  2018年8月15日凌晨1时,长沙公安接到市民报警称被抢劫。失足女赵某告诉澎湃新闻,当日是她和另外一个女孩接一个2400元的单,服务两位客人,由4人护送。“进了房间,客人交了钱后,他们(服务员)突然拖出一把刀,要对方再给2000元,客人不同意,他们就要拖刀砍人。”

  警方出警后,发现这又是一起网络招嫖引起的恶性案件,而类似案件近来已发生多起,最多一天,7处抢劫警情,4处与网络招嫖有关。长沙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唐向阳震怒了,“这个犯罪必须打,而且要打平台,打到底!”

  至此,专案组们开始了艰辛的对100余起案件的研判、串并侦查。由于案犯罪团伙结构复杂,涉案地域广、人员多,部、省、市三级公安机关对此高度重视,经汇报,公安部决定挂牌督办,要求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全力配合、协同作战。10月10日,专案组30余名民警在长沙市公安局大侦查作战中心执行指挥长唐朝阳、芙蓉分局副局长胡正坤带领下,赶往与长沙温度相差40度、大雪纷飞的黑龙江多个城市,连续侦查奋战22天。“这种出差作战很不容易,今年以来我已经出差120天了。”11月30日,在长沙秋冬的暖阳里,李伟笑着说。

  10月29日凌晨4时许,在位于长沙市芙蓉公安分局9楼的专案指挥部里,随着市公安局副局长韦树恒的一声令下,“10.08”案布局在8省12地市的800余警力,同时作战收网。“关于收网时间,我们开了不下10次会,差不多每过一小时开一次会。”胡正坤说。作为一名承办多起重大专案的老刑警,他说,“他们(网络招嫖团伙)是全国联网作案,牵一发就会动全身,为实现全链条抓捕,我们对如何出其不意打击,真的费尽心血。”

  专案组最终不负众望:抓捕187名犯罪嫌疑人,捣毁2个作案平台、5个工作室,扣押30余台电脑、800余台手机,查扣、冻结30余张银行卡、200余万元现金。

  11月28日,在专案指挥部,澎湃新闻采访时发现,其中一台作案手机的微信,仍停留在10月29日收网瞬间,彼时“附近的人”正显示:你收到17个打招呼消息。

 
 
[ 媒体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媒体资讯
点击排行
新手指南55
采购商服务
供应商服务
交易安全
关注我们
手机网站: m.cebn.cn
新浪微博: 中国电子商务网
微信关注: zgdzsww
会员QQ群:771850952
中国电子商务网会员群

0532-80778198
渠道合作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会员服务联系在线客服)

24小时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