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去年骗钱,今年骗票:偶像节目背后畸形的饭圈打投文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5-21  来源:明星资本论  作者:舍儿  浏览次数:1144
核心提示:  曾凭借红极一时的神曲《棉花糖》走红的中国男团鼻祖至上励合的队长张远,最近又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参加《创造营2019》,考验的不仅是张远本人,更是从2007年便一路追随他至今的粉丝们。(左:《快乐男声》时期张远 右:《创造营201

  曾凭借红极一时的神曲《棉花糖》走红的中国男团鼻祖至上励合的队长张远,最近又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参加《创造营2019》,考验的不仅是张远本人,更是从2007年便一路追随他至今的粉丝们。

(左:《快乐男声》时期张远 右:《创造营2019》时期张远)(左:《快乐男声》时期张远 右:《创造营2019》时期张远)

  “腾讯视频点赞了吗?QQ音乐助力了吗?排名怎么又卡出道位了?”

  “今天记得带话题刷微博,热度绝对不能降。”

  “XXX欠我家的票到底什么还?”

  自称佛系追“糊爱豆”十年的张远老粉水草最近忙得焦头烂额。她唉声叹气的向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诉苦道:“12年前追“快男”的时候哪有这么多花样,支持喜爱的选手拿手机发个短信就好啦。现在追个星实在是太难了,规则一大堆,捋都捋不清。”

  维系微博数据,在腾讯视频、腾讯微视、QQ音乐等打投平台中来回切换,时刻关注着偶像的排名。十年不曾涉猎新人饭圈的水草发现,如今的选秀再也不是十年前动动手指则已的时代了。当Pick偶像从个体行为演变为群体行为,仅埋头点赞远远不够,还要时刻警惕着这繁琐的投票规则中所暗藏的猫腻。

  批量购买账号,切换IP,联合打投,恶意刷票,水草用了很长时间才消化掉这些粉丝经济时代下的饭圈规则。

  去年骗钱,今年骗票

  乘间抵隙防不胜防

  几日前,创造营选手周震南、何洛洛、张远等十八站粉丝发布联合声明,举报余承恩粉丝在联合打投环节中未履行承诺,严重失约,并要求其作出赔偿。此起“骗票事件”在偶像饭圈内部引发强烈热议,事发之后,各家粉丝纷纷赶来谴责这一破坏游戏规则的恶劣行径。

  所谓“联合打投”即为在偶像综艺诞生之后,粉丝为爱豆能获得更多票数所开创的新规则。基于偶像综艺的投票机制,无论是平台点赞还是通过冠名乳制品瓶身扫码的奶卡投票,其所拥有的投票机会都不能全部用于一位选手。比如纯甄小蛮腰(《创造营2019》冠名产品)一张奶卡共有44票,但每位选手最多只可以获得4票。

(奶卡投票页面)(奶卡投票页面)

  于是,粉丝想到用“换票”的方式来进行打投,即两家以上粉丝站等量换票,将余票互投给对方。起初,联合打投只是个体粉丝与身边好友的协作,逐渐演变为组织与组织之间的联盟。

  在余承恩后援会骗票事件中,十八站粉丝按约定将余票投与余承恩,但却没有查询到其粉丝相应数量的回投。事发之后,余承恩后援会发布声明,称原后援会长已经卸任,组织人员换血,并会接手“问题奶车”后续处理事宜,同时晒出了赔偿明细。(奶车:大数量奶卡投票)

  在骗票事件中,余承恩后援会共欠奶卡27492张,按照黄牛2-3元一张奶卡的价格来算,折合人民币共计7万元左右。每张奶卡可为11个选手没人投票4次,即所欠票数累积超过120万张,后援会承诺会为进入第三阶段的选手补票,离开的选手则按照一卡5元计价赔偿金额。

  然而,粉丝心中的落差并不是金钱可以弥补的。在她们看来,爱豆离开节目舞台与欠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花了多少钱,投了多少票,粉丝心里都会有一个大概的数字,但联盟者若破坏游戏规则,结果也可能会变得不一样。

  余承恩粉丝骗票并不是个例,反之在今年的偶像节目中频繁发生。据悉,仅在《创造营2019》中,被举报有骗票行为的就包括余承恩、牛超、段浩之、王晨艺等选手的粉丝。令受害粉丝和吃瓜路人一致认为“创造营”应该更名为“骗票营”。

  骗票事件的接连发生并不是节目组的锅,而是“机智”的粉丝利用投票机制的漏洞创造的一系列打投流程,这甚至比吴亦凡粉丝北美刷榜事件要复杂繁琐的多。除了最基本的投票操作之外,联合打投在选择对手方面也是有规则的。

  长久混迹偶像饭圈的小黄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通常来说,上位圈(排名靠前)的选手因为存在出道的竞争力不会互相换票,下位圈的选手粉丝一般不积极,因此换票行为多是上位圈选手与中位圈选手的友好结盟。但盟友变敌军的事件却时有发生。

  除了《创造营2019》之外,此前在《青春有你》中,选手王喆的粉丝数据站也在联投事件中激怒了多家粉丝,即便王喆数据站澄清是内部管理不当而导致的失误,但这个理由并不能让其他家粉丝信服。

(王喆后援会致歉声明)(王喆后援会致歉声明)

  小黄表示,对方愿意赔偿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但有些粉丝站会以系统bug作为搪塞理由拒不赔偿,甚至有些来历不明的粉丝会在拿到票之后消失,查无此人,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自认倒霉。但某家粉丝站若被骗去了大量投票,该站的负责人也应该反省,毕竟被连续骗票也与组织者的不细心有关。

  在每日的联合打投结束之后,各家粉丝需要公开投票账号,或者上传投票录屏证明完成互投。同时,每家粉丝站也会查看录屏,或登录账号检查对方有没有完成工作。但基于打投工作的繁琐,粉丝未必能做到每日将所有账号、录屏全部检查一遍。也许等到第三天,才发现某家粉丝的投票有问题。诸如余承恩粉丝后援会在二轮奶卡换票环节中,通过重复上传投票视频,试图通过凑数蒙混过关的行为,就需要查询者的火眼金睛。

  “联合打投一般都是一天成百上千票起,若在3天后才发现对方没有给自己家投,这时候可能已经造成大量损失了。若够倒霉的话遇上几家个站同时骗票,对方拒绝赔偿或补票不及时,甚至有可能影响选手的排名。”小黄说道。

  比如在《创造营》刚刚结束的第三阶段比赛中,排名34、35卡位淘汰的选手,与第33名仅差了2000票左右。可见,联合打投的票数是绝对可以影响排名的。

(周震南网宣站公开截图)(周震南网宣站公开截图)

  去年,偶像节目粉丝卷集资金额跑路。今年,多档偶像节目又接连发生骗票事件。二者虽在程度上有所差距,但本质均是由粉丝期望爱豆出道的迫切心理引发的一连串闹剧。这背后也预示着在偶像选秀综艺诞生后,饭圈文化再度升级而导致的种种弊端。

  骗票事件发生后,进入第三阶段比赛的《创造营2019》也改写了奶卡投票规则,从可以pick11人缩减到2人,有粉丝猜测这是针对骗票行为所采取的措施。但受害者粉丝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对策,因为有过骗票前科的粉丝群体已经失去信任,其他粉丝不会再愿意与其合作并静候该选手淘汰。可在联合打投中尊重规则的选手粉丝也不能继续大规模使用此方法获得更多的票数,等同于便宜了粉丝骗票的选手。

  “我认为这样有失公允。”小黄忿忿不平的说道。

  奶卡、平台账号成批购入

  打投文化背后的潜在规则

  本应是一场赤心相待的联谊会,却让心怀不轨的人乘间抵隙,但在数月间频繁上演的骗票戏码中,粉丝手中数以万计的大量平台账号和奶卡又从哪里获得,也令人心生好奇。显然,这又涉及到了饭圈文化中其他的潜规则。

  前文提到的“问题奶车”便是由奶卡引发的血案,打投奶卡随节目冠名奶制品附赠,每瓶可扫码投票一次。但获取奶卡不一定非要买奶,也可以直接购买带有二维码的奶卡。《创造营2019》的纯甄小蛮腰若大量购买,一张奶卡的价格基本可以谈到2-3元,《青春有你》的真果粒因产品本身价格较低,所以奶卡也只要一元左右。

  但奶卡并没有正规的出售渠道,只能从黄牛手中购买。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在微信上咨询过黄牛奶卡的价格后,顺便问到你们的奶卡进货渠道是节目组吗?黄牛回复两个字:对。

(黄牛朋友圈奶卡视频)(黄牛朋友圈奶卡视频)

  除了奶卡之外,平台投票更是重中之重。切换平台账号投票在饭圈早已是稀疏平常的流程,打投组会购买大量的平台账号分给组内粉丝。粉丝完成当日任务后需在群里打卡,组织者会通过账号进行抽查。

  参与过《青春有你》打投的小雨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在淘宝购买爱奇艺账号一万起价格是1毛钱一个。但爱奇艺限制IP地址,不适合在wifi网络下登录。于是,粉丝采取使用4G网络,并每隔10秒切换一次飞行模式的方式投票,此操作可以更改IP地址。

  腾讯平台也同样有相似的问题。搞创女孩刮大风表示,《创造营》的粉丝购买的都是QQ号,用QQ登陆腾讯视频。但有些QQ账号在不同端口登陆次数过多会被封号,有的粉丝在打投组领了10个号其中一半都无法登陆。刮大风自己也遭遇过第一天投票顺利,第二天全部被封号的经历。

  可见,利用系统漏洞打投的方式并不是百分之百可靠,但粉丝依然秉着能投一票是一票的原则乐此不疲。而切换账号并不是风险最高的投票方式,更有追求数量和便捷的粉丝直接选择机器刷票。

  半个月前,《创造营2019》在QQ音乐开启公演中心位助力投票。刮大风称,在这次打投中,多家粉丝都忙着寻找刷票公司,有的粉丝站找迟了还要排队。刷票的价格在一万票350-450元之间,但各家粉丝都刷的胆战心惊,既怕刷少了名次落后,又怕刷多了被举报。

  事实证明,赌博式的打投的确存在风险。发现数据异常的粉丝在豆瓣开分析贴,实时对比数据涨幅,并为部分疑似注水过多的选手授予了“海王”称号(暗讽其票数注水严重,水灾成海)。几日后,腾讯公布的公演票数与数家粉丝站的预期完全不同,她们怀疑是腾讯清理了异常数据。

  为了稳妥起见,又有粉丝试图寻找人工代投。有些代投会潜伏在粉丝站姐或打投群中。代投可以将账号给他们,他们手动来投,价格大概500元一万票。或者也可以找代投直接人工投票,但价格至少贵出10倍左右。

  除了群里的代投之外,在淘宝搜索“投票”二字也可以找到相关业务。在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咨询多家客服后得知,腾讯视频、QQ音乐平台的机器刷票价格均在一万票300-400元之间,腾讯微视因投票页面没有网页链接,只能通过APP操作,价格稍贵在500元以上。而爱奇艺《青春有你》的一万票需要600-700元,问询原因,客服回答因为爱奇艺刷票难度较大,成本也很高。

  随后,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随机选择了一位排名十位左右的选手,咨询客服按照以往的刷票经验,我应该为他买多少票合适。几分钟后,客服回应:

  “先做3万票吧,排名偏低,别人家的热度都在涨。”

  “几万票对你们来说应该很轻松吧,有些家里有矿的粉丝,在我这一天刷十几万票的都有。”

  当明星资本论怀疑投票是否为真实操作,并提出先刷100票看看效果时,客服拒绝后称至少1万票起刷,结束后会提供数据图或平台账号,再三强调不会作假。明星资本论又试图向客服索要之前相关刷票的数据图,客服表示:这个不方便,买家的数据不能随便发给别人。

  刮大风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安全起见,需要代投时她们会率先在群里选择信得过的打投,有经验的粉丝站一般不会先找淘宝。且机器刷票也是最下下策的行为,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会使用。除涨幅可疑易被举报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是打投组需要通过人工投票来凝聚士气,唤醒粉丝对爱豆的参与感与陪伴感,可谓是用心良苦。

  但刷票行为也未必要用在自己的爱豆身上,小黄透露,有些粉丝或者经纪公司会为对手恶意刷票,被举报或被检测出的异常票不但会被清理,还有可能降低该选手在饭圈内的印象值。

  打投文化十年变迁,

  从动动手指发短信到爆肝刷票

  显然,在饭圈打投文化中,粉丝不但要缕清繁琐的公开规则和隐藏机制,还要时刻提防随时可能会掉落的陷阱。这与选秀1.0时代仅动动手指编辑一条短信即可完成的投票行为,已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

  张远的粉丝水草感叹,十年前追选秀节目虽然也非常紧张,但通常只限制在周末,工作日除了发几条投票短信,并不会花大量时间去关注比赛进程。但现在的偶像综艺花样繁多,今天视频投票,明天奶卡投票,隔三差五还要给打投储蓄罐捐点钱(即集资),要兼顾的东西实在太多,这也让她强烈的感受到,原来追星是一件如此疲惫的事情。

  在2010年以前的超女、快男、型秀等选秀节目中,观众仅能通过短信一种方式投票。到了2013年,互联网自媒体时代逐渐兴起,那一届的《快乐男声》除了短信投票的形式之外,微博话题量也成为了参考维度之一。

  但在电视选秀年代,参加选手多为素人出身,考核标准也只有音乐一项,决定选手命运的主导者还是专业评审,粉丝投票权重占比并不高。而进入网络选秀时代,偶像综艺已将决定权全部交由粉丝。这也注定粉丝的存在感更高,参与度更强。

  为了提升粉丝流量,促进粉丝消费,平台联合旗下或合作产品持续推出不同规则、不同作用的打投方式花样吸引粉丝参与。即便粉丝也时常在背后咒骂平台,但为了爱豆能够出道,只能心甘情愿加入这一场场战役之中。甚至在竞争的压力下,自发开拓挖掘更加复杂的潜规则,扩散这场弥漫的硝烟。一系列潜在规则也此时应运而生。

  新时代打投文化,考验的不仅是粉丝的热情有几分,更是逻辑分析能力,思维运作能力,甚至计算能力、编程能力、语言能力与侦查能力等全方位的考核。

  权重越高,责任越大。身兼重任的粉丝为了爱豆前途,运用一些小手段倒也不足为奇。但凡事皆有度,常在边缘游走难免危机四伏。如今政策管控越发严格,粉丝还需小心为妙。

 
 
[ 媒体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媒体资讯
点击排行
新手指南55
采购商服务
供应商服务
交易安全
关注我们
手机网站: m.cebn.cn
新浪微博: 中国电子商务网
微信关注: zgdzsww
会员QQ群:771850952
中国电子商务网会员群

0532-80778198
13153287265
合作热线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会员服务联系在线客服)

24小时在线客服